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学天地
咸阳情

说来也怪,我从小就有着咸阳情结。

家住在三原县的北部塬区。小时候常会听到一个与咸阳有关的歇后语:“月子里的木椟娃想吃咸阳的琥珀糖,隔河渡水的呢

——你的碎心是咋想的?”意思是说,咸阳离得这么远,并且还隔着一条泾河,怎么能办得到呢?那时候在我幼小的心中,咸阳是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,那里还出产一种美味的食品叫琥珀糖。

后来长大了点,又经常听到这样两句有关咸阳的顺口溜:“三原的桥,泾阳的塔,咸阳塬上的冢疙瘩。”说的都是关中地区的名胜古迹。

三原的龙桥就在本县。我曾因为好奇,也不怕路远,专门在正月二十三,逛过泾阳县的崇文塔古庙会。唯独咸阳,始终没有机会去过。每当那些到过咸阳的人们,绘声绘色地说起咸阳塬上星罗棋布的大小陵冢时,就会让我无限向往。上中学的时候,在读到唐诗中“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”时,我经常激动不已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终于有机会到咸阳的一所学校去上学。将近二十岁了,还是第一次出远门,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到现代化的城市,一切对于我都是那样新奇和美好。每逢星期天,我便不辞劳苦,约上几个和我有着相同心情的农村同学,逐一步行登上“文、武、成、康”各个陵冢,了却自己的心愿。

在我的心目中,咸阳塬上那数以百计的众多陵冢,其实就是中国版的金字塔。

第一学期放寒假,在北门口路东的一家食品店里,我特意买了二斤琥珀糖带回老家。一则是孝敬父母,二则是让弟妹们见识见识。

到咸阳就不能不观关中八景之一——“咸阳古渡”。那时候步出老城的南阳街,就会看见几只木船,或停靠在岸边,或行驶在河水中。水流不是太急,老艄公悠然自得。如果你愿意花上二毛钱,便可以在两岸之间打一个来回。咸阳的水旱码头很特别,据说它几千年来从没有变动过,因之就有了“咸阳古渡几千年”的景致。

在不知不觉中,渡船已被几座大桥代替。几千年不曾变动的水旱码头,如今变成了美丽的咸阳湖。不见了当年的木船和老艄公,取而代之的是廊桥和小气艇。

八十年代初,我落脚到临潼县新丰镇。

光阴荏苒,天命、耳顺和古稀之年匆匆而过,我也到了该考虑落叶归根的时候了,静下心来思考,叶应当落在哪里呢?

女儿力主我在咸阳养老,她说:“你在咸阳几十年,应当是比较熟悉的。咸阳也有不少的老同学、老同事,生活不会太寂寞。”女儿言词恳切,说的也不无道理,在阔别了近四十年后,我再次住回了咸阳。

细想咸阳待我真不错。当年初来时,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冒失小伙子,在咸阳上学、在咸阳工作、在咸阳入党、在咸阳成长。说心里话,还真是咸阳成就了我。

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我的大半生也过去了,真正忘不了的,倒是我的咸阳情怀。(朱文)

责任编辑:王登